0019_a2078


2021年2月17日 admin 0 Comment

这一次,林峰只带了二十瓶药粉,后面的人也是每人一瓶,很快被瓜分一空。

疯了。

一旁帮着收钱的王海成,只感觉自己在云里雾里。一张张银行卡检验转账,仿佛这些不是钱,只是一些数字而已。一瓶药五百万,先后二十瓶出去,王海成看着自己账户上的钱只感觉心跳极速加快,如若不是前面吃了三次补药,强壮了身子骨,他感觉自己这时候早躺地上抽搐犯心脏病了。

“妈呀。峰少,爷爷,你……你要成亿万富翁了。”王海成看着人慢慢散去,结巴得开口道。

亿万富翁?

林峰从来没在意过这些钱,也没想过把钱直接赚到自己账户上。这些钱或许在王海成眼里是天文数字,可是在林峰眼里只是数字。想当初在林家,逢年过节,林峰随手收到的礼物,也不止这个数目。

不过,林峰心里还是很开心,毕竟前面自己不会炼药,也没什么赚钱手段,母亲跟着自己过得很辛苦,现在有了这些钱,林峰也可以计划着让母亲享享清福了。当然,他也知道,自己母亲不会搬出外公的老宅的。

药卖完,林峰也没离开,在人群的关注下也走向一个个摊位看着其它人卖的东西。这些东西,绝大多数是一些古物件以及一些上了年份的药材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有特别功效的东西,比如林峰当初送给杨淑雅的手镯就是有特别功效的东西。

萃玉冰心镯,是万年寒玉雕琢而成,拥有静心宁神的功效。不过,真说起来,萃玉冰心镯也只是万年寒玉的边角料制成的。这东西,主要是给普通人带的,如果真是万年寒玉精华部分,所蕴含的寒气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,带了不仅没好处,还会损伤身体元气。

黑市里,什么都有,甚至还有符咒和蛊物。符咒这些东西属于道家门特别炼制的东西,当然也不是传说中那种一张符纸就能雷霆万钧的符咒。这些符咒准确得说和丹药差不多,利用特别方法制成,燃烧之时根据材料的不同会产生许多不同特别的效果。比如静心符功效和萃玉冰心镯一样可以静心宁神,摄心符可以散发出迷烟让人陷入幻觉,当然也有火符利用劲气激发出去会产生特别的火焰,附着烧伤敌人。

虽然,华夏武林各门各派千奇百怪,不过归根结底,还是以武为主,至于符咒和丹药,以及含有剧毒的蛊物都是一些辅助的东西,不算根本。

“兄弟,想要什么随便看看。”林峰走到一个贩卖兵器的摊位前时停下了脚步,摊主也连忙招呼了起来。

羞答答女村村花衣显娇美

林峰微微点头,看着摊位上的几件兵器,里面以刀剑为主,还有一把长弓。这些东西属于才打造不久的,不过跟外面普通人见到的东西不同。这些刀剑都是经过古老工艺特别打造的,可以承载武者劲气,属于真正武者使用的兵器。

“有没有轻便一点的。”林峰看着摊位上的几把长剑,点了点剑刃问道。

摊主抬手指着一边的几把断刃道:“轻便点的?这些短剑,最短的二十公分,带着外人看不出来。”

短剑?

林峰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不需要短剑,有没有软剑?”

剑的种类除了各朝各代的样式划分之外,总得划分分为重剑、长剑、短剑、刺剑和软剑。重剑注重挥砍,长剑砍刺都很方便,短剑属于匕首一类短而轻便,刺剑注重于点拨刺,而这些剑中最难练的一种剑便是软剑。软剑不适合砍,也不适合刺,只适合割,又或者说削。

“软剑,我没有!”摊主开口道:“那东西,要的人不多……我也打造不出像样的。”

要的人的确不会多,打造不出才是关键。

各种剑之中刺剑和软剑最难锻造,特别是软剑要做到韧度适中,没有个几十年的锻造功夫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没有。

林峰又看了看摊位上的东西,最后摇了摇头,转身准备离开。只是,林峰刚走出没几步,却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靠了过来。

“先生,你要软剑?”一个清澈的女子声音在林峰身边响起。

林峰转过头,看着身边穿着黑袍带着面具的纤瘦身影,显然对方是一名女子。林峰开口反问道:“你有?”

“有一把很不错的。”女子说完向着一边角落慢慢走去,林峰也跟着走了过去。到了角落,高大身形只是在腰间一抽,便将一把软剑放在了一旁的桌上。

剑刃落在桌上,却如同一条白色丝带,平躺在那里,没有剑柄,看不出丝毫剑的样子。只是,当林峰看清楚眼前这把剑的时候,顿时眉头一动,眼睛也亮了几分。

“青蝉剑。”林峰看着剑刃上出现一道隐约可见的青蝉纹路,确定了眼前这把剑的来历。

青蝉剑,说起来大有来历,当初林峰练剑只是还关注过这把剑。这把剑本来是蜀川白家的传家之宝,相传是白家先祖偶得一小块天外陨铁锻造而成。当初也是因为陨铁的确太小,白家先祖才打造了这么一把薄如蝉翼的青蝉剑。当年那位白家的先祖也是凭借此剑在宋朝时期威震蜀川武林,创立了白家。从那之后,白家之人世代练剑,皆以软剑为主,只不过后来经过几次变故,白家慢慢势弱。大约在五十多年前,白家得罪了另外一个家族,最终败亡,连传家之宝青蝉剑也跟着失去了消息。

林峰十来岁的时候,知道青蝉剑的存在,本来派林家之人打探过这把剑的消息,只是一直没有找到,却没想到现在在这黑市上见到了。青蝉剑出现在女子手中,林峰闪过一个念头,对方不是白家之人,多半也是白家之人的对头,当然这些事也跟他没多大关系,他现在关心的是这把剑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林峰知道这把剑用钱是无法衡量的,一族传家之宝,给钱就是在侮辱这把剑。

女子呼吸加重了几分,开口道:“药,可以救濒死之人的药。”

濒死之人。

林峰眉头动了一下。

气血丹可以疗伤,但是治疗濒死之人是不可能的。所谓濒死之人,便是生机已断,血脉已枯,只是留着一口气,除非像林峰体内那种可以神魂存在世间的超凡存在,否则普通武者只要这一口气断了,神鬼难救。

不过,气血丹虽然救不了。可是,在林峰的七个丹方里,有一个生生造化丹的丹方,却是可以尝试一下,而且至少有七成的把握能够把濒死之人给拉回来。只是,生生造化丹的丹方林峰还没有吃透,更重要的一点是,炼制生生造化丹并非和气血丹一样。气血丹最后虽然失败,可是药粉也有不小功效。而生生造化丹必须成丹,否则就是废丹,不仅无益,而且还有毒。

“救濒死之人的药?美女,你太高看我了。”林峰轻声开口道:“别说我没有,就算我有,你觉得你这把剑真的值吗?”

林峰有丹方,自然也不会真把这颗药给放出来。怀璧其罪这个道理,从自己突破失败之后,林峰深有体会。当今华夏武林,没有哪个门派敢说自己的丹药可以救濒死之人的,气血丹可以被称为圣药,而生生造化丹真出来,那便是华夏的神药。

一颗神丹,又岂是一把青蝉剑可以相提并论的?

林峰很想要青蝉剑,可是他不会用生生造化丹去换。先别说自己还无法炼制,就算可以炼制,自己有,也不回拿出来。这种东西,一旦拿出来,被人发现自己身份,别说自己不是林家大少爷,就算还是,林家都保不住自己。

“我知道这把剑不值!”女子见到林峰转身似乎有要走的意思,便慌忙开口道:“先生。只要你能救我想救之人,我愿意这辈子为奴为婢,侍奉在先生左右。从今之后,我便是先生的人,先生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做什么都可以。

从声音来听,女子年纪不大,甚至可能和林峰差不多大。而从体型来看,身材也极为不错。至于容貌,无法看见,却很难说。林峰只是回头看了一眼,想说些什么,却只见女子已经摘起面具,露出了半边绝美的面容。

绝世容颜。

不得不说,林峰在看着女子的时候,心头也是跳动了一下。眼前女子露出的半边脸,白皙无比,眼神略有慌乱更给人一种凄凉之美。如果说秦雨萌骄傲之时是一朵玫瑰,眼前的女子便是雨中的水仙,雪中的腊梅,让人极为惊艳。

“对不起。”林峰轻声开口,转身离开。

女子虽美,可是林峰也不是好色之人。哪怕心有所动,却也只是赏梅之心,并没有占有的意思。更何况他心里装着秦雨萌,更不可能见一面就把女子放在心里。

林峰转身离开了黑市,女子想要跟出来,却在林峰又一次转身的目光中停下了脚步。这是一次警告的目光,虽然黑白商会可以确保林峰不被后面的人跟着发现身份,可是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。

林峰出了黑市,便跟王海成上了车。

“峰少,这一次我们发了。”王海成开着车,满脸激动,又开口道:“峰少,刚才那个女的,你怎么不把她收了啊?真漂亮,看得我都呆了。”

林峰听着,轻锁眉头,开口道:“她要的是神丹,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有东西能救濒死之人吗?还有,色字头上一把刀。王海成,你以后要跟着我,就记住这句话。不管在什么时候,不要被自己的欲望所掌控,否则你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第020 雪玉清

不是,林峰不愿意去救人。

只是,救人也需要成本。首先自己还不会炼制生生造化丹,就算会炼制,对方也只是自己一个不认识的人,救了之后害了自己,这种事林峰还没那么傻。

回到住处,王海成还处于兴奋当中。虽然这钱不是他得,可是林峰丝毫没有让他交出来的意思,再加上自己前面花了不少钱,这钱赚回来,他也知道林峰不会亏欠他。

“王海成,你看着和房主说说,这房子能不能买下来。如果买不下来,你就去周围看看,有什么好的房子买一座。”林峰坐在沙发上交代着,又开口道:“还有,一会我列个药材清单,你也准备一下。”

王海成连忙点头应了一声。

林峰迟疑了几分,又看着王海成开口道:“王海成,你以前那些兄弟也来金陵了吧?你们还有联系吗?”

“有!”王海成也没隐瞒,点了点头。

一群人,毕竟一起混了那么多年。虽然之中有些矛盾,但是一下子断了也不可能。林峰心里也清楚这一点,同时也在琢磨着自己的计划。

林峰手指在沙发上轻点,片刻才开口道:“钱有了。王海成,你想不想做老板?”

做老板?

王海成愣了一下,又摇头道:“锋少,我做老板干嘛啊?我还想跟着你练武呢?”

“你不愿意做,那就让你那些兄弟做吧。”林峰微微点头,自己身边也需要一个人随时使唤,王海成留在身边倒是也方便些。不过自己的事,总有人要做,交给王海成那些兄弟也不错。林峰开口道:“这几天,你看看,金陵周围有没有小的医药场,或者保健品企业。想办法收购一家,到时候我把药方给你们,这种药完全可以批量生产。”

批量生产。

这就是林峰心里的计划。

各大世家之所以在华夏立足至今,不只是因为会功夫,同时还有自家的企业。如果单单只是会功夫,没有钱,一个家族也不可能壮大起来。不过,至于药方,林峰也不会把气血丹的药方真拿出来,只是里面有些稍加改动,制作成适合普通人使用,补气养血的补品,还是很简单的。

王海成眼神惊讶,隐约感觉出了林峰的计划,便慌忙点头道:“明白了。明天我就去找他们,让他们办这件事。”

卧室里。

林峰坐在床上,本来这时刻是他修炼无极劲的时候。只是他却没有修炼,而是手里拿着笔记本,不断得写着,画着,在脑海里不断勾勒生生造化丹的炼制方法。生生造化丹药材方面,还有三味药要慢慢斟酌,而最难得还是成丹之法。

写完之后,林峰又坐在床上,张开手将一颗玻璃球放在掌心,然后利用劲气开始掌控。一次又一次,玻璃球在掌心推动起来不成问题,只是在林峰改变手的方向之后,玻璃球也瞬间从劲气漩涡中溜走,滚落在床上。

失败了。

还是无法将劲气做到完全包裹丹药。

林峰练习了一个多小时,最终放下了手中的玻璃球,嘴角不禁自嘲一笑。这一刻,他突然感觉有点不对,脑海里还闪过今天那个女子的面容,自己也不知不觉开始研究生生造化丹。虽然他本来也要研究生生造化丹的丹方,只是此刻他却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心思好像被女子容貌控制了几分。

“雨中百合,雪中腊梅。难道那女的有魅惑之术!”林峰轻锁眉头,面容也冷峻了几分。

……

第二天,清晨。

林峰坐着车,到达了金陵大学,徒步走进了校门。

校园中,各系学生穿插在一起,林峰走在小道上,很快道了武术精修班所在的教学楼。教学楼前,偶尔几个人走进去,却都是同年级的新生。而林峰随着几个新生走进了自己所在的课程教室。

教室之中,秦忆山已经站在了那里,同时身边还有一位光头的和尚。和尚一身粗布袈裟,面容平和,见到所有人都一脸乐呵呵的样子。

“这位是白龙寺的空明禅师。”秦忆山看着时间已到,也不管其他新生会不会来,开口道:“今天是你们新生进入金陵大学的第一堂课,空明禅师今天要讲的课题也只有三个字,和为贵。”

和为贵。

一群新生发出淡淡的笑声,所有人都知道,这是武术精修班成立的真正目的。为的就是,让本来争强斗狠,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年轻人,学会以和为贵,准确的说,家族交给了他们武学,这里主要传授的是武德。

一堂课,有些人只字未听,有些人却心平气和,听到了结束。林峰一字也没落下,眼前的空明禅师虽然未听说过,不过其中讲的一些话却蕴含着及其深奥的佛理。听了之后,林峰在武学之上也有一丝感悟。

练武之人终究是练武之人,哪怕是将佛理,却也离不开一个武字。

课堂结束,整整一个半小时。

在空明禅师离开之后,基本上一天的课程也就结束了。

临近中午,林峰走出教师,随着人流慢慢走进武术精修班的单独食堂,随后点了一份餐,便独自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。毕竟才来金陵大学,林峰也想融入这个武术精修班,也算是对自己人生的一次历练,只不过很显然,其它新生都知道了他的存在,并不乐意跟他坐在一起。

“林峰,我坐这里可以吧。”就在林峰单独用餐的时候,一个光头少年站在了林峰面前。

林峰抬起头,愣了一下。对方是昨天自己刚入学时候和自己说话的光头少年,本来林峰以为其他人都不敢得罪林传成对自己避而远之,却没想到眼前的少年却丝毫不怕还主动要坐在自己这里。

“坐吧。”林峰随意点了点头。

光头少年笑着坐下,又盯着林峰一会,在林峰诧异的眼神中才笑着开口道:“你不知道,我小时候,我爸逼我练功的时候,一边抽我一边说你的名字。那时候我就把你给恨死了,我总想哪天见到你,非狠狠揍你一顿。”

“那你要和我打架?”林峰脸色怪异道。

光头少年一笑,开口道:“要是以前,遇见了我真揍你。现在可不成,我爹说了,不能欺负人。你身体都这样了,我再动手,我爸还不真抽死我。对了,我叫杨子忠。”

对方也是个热闹人,说话无心,却也不坏,林峰笑着伸出手互相握了一下。

两个人吃着饭,随意聊着。而就在这时候,食堂却突然安静了几分,一群男学生都看着入口的方向,林峰也好奇得转过头看了过去,他只见食堂门口,一个冷若冰霜,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走进食堂。女子容颜美丽,如同冰凌花一般,让人敬而远之,却又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她。

林峰看着女子出现,心里一愣,对方正是昨天自己在黑市里遇见的那个女子。虽然当时只是半边面容,却也足以让林峰记在心里。更何况林峰昨天心被牵动,这种事自然更忘不了。

“雪玉清。”光头少年低声开口道:“怎么样?漂亮吧?武术精修班现在的班花,听说学校里很多人为她神牵梦绕。不过这美人,冷傲的狠,很多大家族的子弟,甚至连一些大家族主家的少爷都想搭上她,可是都被她拒绝了。而且,这美人的功夫还极高,曾经有两家少爷背地里想霸王硬上弓,可是都被她给打趴下了。有人背后说,这女人就是个石女,根本没有儿女之情,一心只想练武,根本没人拿得下她。”

石女?

林峰嘴角轻笑。眼前的女人昨天显露的容颜和眼神可不是什么石女。林峰可以感觉到,昨天自己的确是中了一丝魅惑之术,只是可能因为对方的功力不足,又或者自己的定力还不足以被对方所迷惑,所以才安然无恙得走出了黑市。要不然,如果林峰是个意志不坚得人,可能昨天已经趴在了雪玉清得石榴裙下了,至于什么丹方也早已经交出去了。

果然,色字头上一把刀。

不过,林峰一想起昨天雪玉清所说的那些话,对方的反应也不完全是魅惑之术。准确得说是由心而生,才显露出那种凄凉的眼神,看来这雪玉清真的想救什么人,而且不惜一切代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