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4_a2056


2021年2月18日 admin 0 Comment

“啪!”

听完关悦茹的陈述,叶宇一拳重重的拍在梳妆台上,只听咔嚓一声,梳妆台碎裂开来,崩的整个房间都是木屑。

关悦茹嘴巴惊成一个O型,几乎都能够赛的进去鸡蛋。

她呆呆的看着叶宇,半天没有说出来一句话。

至于叶宇,看了看化成碎屑的梳妆台,再看看关悦茹,尴尬的解释说:“小茹,那个,不好意思啊,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太过生气,一时间没有忍住,所以才……”

他一巴掌就把梳妆台拍碎了?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呢?

难道他真的懂得修炼?刚刚送给我的那个项链并不是真正的项链,而是附身符?

还有那晚在凉亭,他身子忽冷忽热,明显是修炼出了岔子。

再联想一下种植基地,生味粉,超乎常人的医术,等等,把这一切串连起来,关悦茹的脑袋竟然嗡的一声响了起来。

天啊,自己竟然遇到了修炼者?传说中的活神仙啊!

刚刚拒绝他赠予自己的项链,现在想想,那是多么傻的冲动啊。

“喂,怎么了?被我吓掉魂了吗?”

明媚阳光印在少女的洁白脸庞

叶宇伸手在关悦茹眼前晃动了几下,试图把她给唤醒。

“师父,是不是真的修炼过啊?”

关悦茹回过神来,有些激动的问。

“这也信啊?我怎么可能懂得修炼呢,再说,现在这种社会,修炼什么的可是会被当成是封建迷行,我一个大学生,才不信那一套呢。”叶宇沉吟了一会就决定撒谎。

毕竟修炼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不然传扬开来,他以后就没法在刘家村待了。

“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。”

“把刚刚那个吊坠给我。”

关悦茹瞪着狐疑的双眼,把手伸到了叶宇面前。

“干嘛?”

叶宇愣了一下。

“当然是接受礼物了。”关悦茹理所当然的道:“都已经决定送给我了,那自然就是我的东西,我现在索要自己的东西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

叶宇本来就打算送给她一个护身符,所以并没有计较,从怀中拿出吊坠。

关悦茹一把夺过来,认真看了一番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名堂,又对着灯光看,仍旧看不出来个所以然,不由得好奇的问:“师父,这个东西真的能够在关键时刻救我一命?”

“怎么可能?”

叶宇苦笑道:“这是我从一个和尚那里买来的,说是开过光的,其实都是迷信,咱们图个安心就好,别信以为真。”

“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随身携带。”

关悦茹当着叶宇的面把项链系在脖子上,这才让叶宇松了一口气。

“小茹,作为师父,我在这里劝两句。”叶宇稳了稳心神说:“咱们身为子女的,最好还是不要跟家人闹的太难堪……”

不等叶宇把话说完,关悦茹的神色就阴沉下来,冷冷的说:“什么意思?觉得我应该遵从父母的要求,去跟孟超订婚,然后作为家族发展的牺牲品嫁入豪门?”

“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叶宇急忙反驳道:“如果是两情相悦,我肯定会赞同,可这情况明显不是。而且根据所说,孟超并非善类,嫁给他真的有可能毁掉下半辈子的幸福。”

听到这话,关悦茹的神色才稍微好看了些,但仍旧疑惑的盯着叶宇,不明白他刚刚那话具体是什么意思。

叶宇解释道:“既然不愿意嫁给孟超,可以直接跟家人明说啊。我相信,只要合情合理,作为父母,多少能够理解,应该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跳进万丈深渊吧?”

“哼!”

关悦茹轻哼一声道:“那是不了解大家族的势利,在他们眼中,无不以如何壮大家族实力为己任,只要能够提升家族的地位,牺牲一个小辈的后半生幸福又算得了什么?更何况,在他们看来,我嫁给孟超,那是攀上了高枝,以后能够飞上枝头做凤凰,又怎么能够算的上是牺牲呢。”

额!

叶宇发现,自己还是理解不了有钱人的思想,为什么非要去攀比呢?

就如同自己家,如果当初不是燕都沈家人的逼迫,父母又何必远走他乡,待在刘家村过这种穷苦的日子呢?

“哎,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!”

叶宇叹息一声道:“对了,小茹,能跟我说说燕都的情况吗?就是那些大家族的分部。”

“大家族?”

关悦茹好奇的问:“问这个干嘛?难道想替我讨回公道?”

讨回公道?

说起来容易,可自己能够做到吗?

现在连自家的事情都搞不定,又怎么有那个能力去插手关家的事情呢?

“小茹,知道我母亲叫什么吧?”叶宇没有去回答关悦茹,而是反问道。

“沈文君啊,怎么了?考我吗?沈阿姨对我这么好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叫什么呢?”

“那以前应该听说过沈这个姓氏吧?”

“姓沈的人多了去,我当然听说过了,我们班就有……”关悦茹说不下去了,猛然想到在燕都市暗地里的传言,内心不由得一颤,难道沈阿姨就是传说当中的沈小姐?

这么一想,关悦茹的神色一凛,呆呆的看着叶宇问:“莫非沈阿姨是燕都沈家的人?”

叶宇点点头,算是默然了下来。

“那这么说?”

关悦茹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,而是非常震惊的看着叶宇。

传言当中,沈家大小姐因为忤逆家族长辈安排的婚姻,跟别的男人私定终身,偷偷的逃离家族,惹来沈家暴怒,把二人活活的折磨致死。

哪怕是临死的时候,二人也都不曾后悔,甚至握着彼此的手说来生再续前缘。

关悦茹也是受到这个故事的影响,才决定逃离家族。

在她心目中,沈小姐就是她的偶像,一个敢于跟命运抗争,敢于选择自己的爱情,致死不悔的女人,关悦茹从懂事的时候开始,就下定决心,要做一个像沈小姐那样的英雄。

没想到沈小姐竟然没死,甚至还跟自己产生了交集,这让关悦茹多少有些难以接受。

偶像啊,为爱情而献身的贞洁烈女,怎么会在这里苟且偷生呢?

“我妈被抓之后,我外公外婆偷偷的把人放了出来,管家带着我爸妈连夜逃走,然后躲到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才能够保全性命。”

叶宇苦笑着说:“我想报仇,可惜我的实力不够,根本不足以撼动燕都的沈家。再者,我妈不希望我去报仇,她只愿我们一家人幸福安康的生活,不想我再去招惹是非。”

“将心比心,我觉得爸妈未必就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,所以我建议跟他们好好聊聊,兴许他们会劝说家族的族长收回成命,撤销跟孟家的联姻。”

“不可能,提出联姻政策的就是我父亲。”关悦茹立刻就反驳道:“刚刚打电话,他还告诉我,如果今年过年再不回家的话,以后就断绝父女关系。”

“哦,真的这么决绝?”叶宇纳闷起来。

心中开始有些同情这些大家族的子女了,虽然他们物质条件比别人优渥,可却不自由。尤其是在婚姻上,往往都被作为牺牲品来延续家族的繁荣昌盛。

这个道理真的是亘古不变,适用于任何时代。

关悦茹点点头说:“恩,就是这么决绝,所以我才拼命的努力,提升自身的价值,到时候不用借助孟家的力量,也能够让我们关家在燕都提升一个阶层。到那个时候,兴许他们就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放弃联姻的观念。”

“放心,我一定全力支持,让风风光光的回家。”叶宇拍着胸脯保证道。

心中却在思量,距离过年还有四个多月,生味粉即便是扩大规模,面向整个华夏国进行销售,恐怕关悦茹的身份地位仍旧不足以让关家动容,看来有必要多给她安排几个身份了。

“谢谢,师父。”

关悦茹感动的说。

如果没有遇到叶宇,恐怕她的遭遇会跟沈文君重合吧。

执拗不过家族的力量,又无法证明自身的价值,最后再反抗联姻的话,恐怕就会遭受家族的追杀,被迫送上婚礼殿堂吧。

不过关悦茹心中还有另外一种考量,如果叶宇能够重回沈家的话,跟他联姻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“燕都有七个庞然大物,他们分别是祝家,李家,沈家,王家,赵家,孙家,钱家,这些家族中有从政的,有经商的,还有老一辈的抗战英雄,不管是哪一家,跺跺脚,都能够让燕都其他家族坐立不安。他们七家紧握着燕都的经济命脉,任何一个家族消亡,都会带来全国性质的动荡。而沈家,便是这七大庞然大物中的一员,甚至位列前三甲。”

关悦茹把自己所知的事情尽数说出,时不时的还偷看一眼叶宇,想看看他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的神色变化。

可惜叶宇的脸上非常平静,关悦茹什么也没有发现,便继续道:“在这七大家族之外,还有第一波势力,一共是十四家,也就是燕都排名第八到第二十一的家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