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93_a2083


2021年2月18日 admin 0 Comment

   如此病种的皇甫兴华都已经是大半个身体都埋入了黄土当中之人,现在这种情况就更加严重了,有死气浮现,要是不及时抢救的话,恐怕他的时间不多了,连撑不撑的过去今天晚上都一个模棱两可的事情。

   难怪皇甫烨会焦急的不顾身份跑到驿站来,连正门都不走,反而从窗户钻进来。

   徐川坐在了床边凳子上,将右手的袖子撸起来,然后伸出两根手指,将皇甫兴华干枯手腕从被子当中拿了出来,然后搭在了手腕之上,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体内的灵气顿时就运转了起来。

   随便抽出了一缕,通过手指直接钻进了老祖的手腕之中,沿着经脉迅速行走了开来。

   越是往深处探测,徐川就愈发觉得这事情不简单,而且根据灵气探测传来的讯息,他很快就了解到事情非常的严重,老祖并不是行将就木了,而是中毒了,这种毒是无色无味,还探测不出来。

   再加上他与异魔战斗时,异魔故意将一抹诡异阴毒渗入到了老祖身体之内,这些无知的太医们不分青红皂白就胡乱用药,哎,也算是老祖命中该有这么一劫啊。

   “老祖啊,你的病因我知道,放心吧,以后你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 徐川闭着双眼,依旧指挥着灵气在老祖的身上肆意的游荡,行走于各条经脉当中,彻底检查了一边之后,他才将灵气退了出来,将自己的手从老祖的手腕当中拿开,轻轻叹息了一口气。

   “大师……老祖还有救吗?”

   见到他将手拿开,睁开了双眼,皇甫烨实在是忍不住了,紧张的问道。

   “你是要我说真话呢,还是假话?”

   徐川微微皱着眉头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皇甫烨。

   小姚的白色世界

   “真话该当怎讲,假话又该如何?”皇甫烨满脸焦急。

   此时,他哪儿还顾及得上什么真话假话,他需要的是真真切切的治疗方法,老祖还能不能够救活过来。

   都已经这么多天了,该用的补药那都用了,而且其他药物更是吃了不知道多少,可以说已经将老祖当做药罐子了,体内更是已经有了抗药性,最近对一切药物都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   在皇甫烨紧张万分的时候,天方大师他们几个人也都极为的紧张。

   此时,南院王皇甫震也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来就是为了准备后事的,万一老祖真的不行了,他也好料理一下邦国事情,调动军队准备应付外敌入侵。

   见到徐川再次,他露出了诧异目光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,紧紧的盯着对方,他也想要知道真话是什么,假话又是什么。

   “咳咳,真话呢,老祖坚持不了几个时辰了,之所以变成这样呢,跟你们有莫大的关系。可以这么说吧,老祖病情加重,是被你们给害的,你们都想要他死,就给他下毒。”徐川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   “啊,那假话是什么?”

   皇甫烨面色巨变,感觉有一种天塌下来了,急忙询问道。

   “假话就是,老祖等会儿就会出现回光返照,然后你们就准备办后事吧。”徐川脸上蕴含着淡淡的笑容,缓缓的说道。

   “呼!”

   听到这话,皇甫烨和南院王皇甫震长长舒了一口气,既然准备后事是假话,那就证明老祖还能够有救活过来的一线希望,邦国将会渡过这个危机。

   可很快就想到真话里面,徐川讲过有人下毒的事情,这种事情发生在皇室之内,那是非常严肃的事件,意味着有人要置老祖于死地,这样的人,就算不是敌国派来的间谍,也是心怀不轨之徒。

   “大师,刚才你说有人给老祖下毒,这话该当怎讲?”

   皇甫烨目光当中闪烁着锐利光芒,身上更是涌动着杀伐气息,要是让他知道谁对老祖下毒手,他绝对会一巴掌将对方给拍死,管他是王公大臣,还是皇族贵戚。

   那些太医们一个个满头是汗,这话等于是在他们的头上悬了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,随时都会将他们的脑袋被搬走了。

   要知道,最近负责给老祖治疗的都是他们这些人在操办,可谁也不能够保证,太医院里面的每个太医都是心术正常之人,要是有个人起了歹心,谁也不知道。

   皇甫震此时也变得极为紧张起来,面色也拉了下来。

   作为邦国的重臣权臣,他一直负责邦国的安危,可要是有人给老祖下毒,他就有失察之责,国主随时都可以治罪于他。

   他的心中更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。

   “老祖身上至少有五种致命之毒,一种是一开始就给他下进去的,也就是从嘴而入,吃喝都可能,这第二种呢,就是异魔的阴毒,第三种药毒……这五种毒素随便哪一种都可能将老祖给杀死,之所以能够支撑到现在,那是他的求生欲,还有这些年来修炼的灵气,自保肉身不让他死。”徐川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扫视了一眼这些在场的所有人缓缓的说道。

   众人听到这话,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老祖身上竟然有这么多毒,难怪他们不管用什么药都无法将其医治好,反而还让他的身体内拥有了药毒。

   太医院的太医们都非常清楚,药毒就是平日里吃要太多没有及时排除出去的原因导致的,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。

   “你这话是真的吗?”

   皇甫烨有些紧张的问道,他现在都被徐川给整得有些神经质了。

   “是不是真的,相信在场的太医们,还有天方大师都非常清楚。”徐川指了指天方大师他们几个。

   天方大师其实一早就检测出来,老祖是中毒了,可是就检查出来两种毒,一个是阴毒,一个是药毒。

   “国主,徐大师说的是正确的,只不过老夫学艺不精,就检查出两种毒。”这次不用皇甫烨询问,天方大师立即就拱手如实的说道。

   同时,他也已经打定了主意,无论如何都要拜眼前这个年轻人为师,从他这里学习高超的医术,就算再困难他也要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