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72_a2066


2021年2月18日 admin 0 Comment

   今天终于迎来了新城守,街头很快人声鼎沸、看热闹的接踵而来,就将道旁挤满了人。

   有不懂事的往前挤,将前面的挤到了路面上,吓得赶紧往回爬。

   但仍是因为这份突然而至的热闹,让车马减了速。

   在前面开道的府卫扭头一看,吓得又跑了回来,拿马鞭两头虚甩,高声喝斥道:“还不让道!挡着大人的车马,该当何罪!”

   府卫虽然拿出官威,但也为人机灵,在不清楚新任大人的脾性之前,这马鞭可只敢吓人,不敢真的甩到别人身上。

  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也不知道这位新任的大人会怎么烧这三把火?

   但没人敢冲在前头,冲撞了大人。

   街市热闹、商铺林立,一些酒楼、茶楼的窗上,窗口也站满了人,都听见了街上的动静,过来观看新任大人的阵仗。

   只是看到那一车车不知道拖了什么东西,让他们很是惊讶。

   这是大人赴任?更像一支商队呢。

   不过那车厢窗口探出的妇嬬好奇打量的模样,让大家确定,这确实是大人赴任来了。

   只不过议论纷纷的声音传来再广,也没人发现,其中一个赶车的后生,就是他们的大人。

   风雪俏佳人

   叶子皓也不多话,一边赶着车、一边目光打量着两边的行人、街市,又抬头看了两眼那些窗口的人。

   别人在看他们,他们何尝不是在看别人?

   自古坐北朝南——北为尊、南多坊、东街西市为市井。

   做为一州之府城,比靖阳大了不知多少倍,但比京城又小了许多。

   他们从东门进,穿过长长的街市要往北去。

   刚转向北街口时,就看到许多府兵执戟一路跑过来,很快将街上行人隔开,车马这才通畅了些。

   其他人有些吃惊,却又将车马慢了下来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但陈飞和赵沐秋却是在京城见过这样阵仗的,便高声喊道:“继续前进。”

   也是他们机灵,没喊莫慌,不然初到府城就要替叶大人丢个脸了。

   大家也反应过来,最大的官在他们身后呢,怕啥,于是车马又再次前行。

   很快周先生领着一群人跑了过来,后面还有几十个府卫,这迎接的场面也是够气派了。

   叶子皓这才将缰绳交给他爹,自己跳下了马车,一甩袍摆,就大步往前走去。

   “下官等见过城守大人!”

   周先生看见,不由微笑,却在叶子皓走近时突然躬身一揖到地。

   有周先生领头,其他司职官员这才知道走过来的后生便是当今状元,他们的城守大人,立刻也跟着一揖到地。

   “下官等见过城守大人!”

   官员一喊,府卫都单膝跪地、手握刀柄,躬身行了礼,街上百姓也纷纷跪了一地,却个个好奇地打量着叶子皓。

   他就是城守?

   “都免礼!”叶子皓上前扶起周先生,朝其他人喊了一声。

   “这就是城守?好年轻啊!”

   “状元年轻,城守当然年轻啊!”

   “听说是个刚直仁义的官,考上了状元还回报县学,扶持士学呢。”

   “若是好官,我等之幸啊。”

   “可不是么,说不定杨家的冤案有待雪的一天呢?”

   “这也得有人继续上告吧,毕竟上任城守结了案呢……”

   人群里传来低低的议论声,叶青凰坐在马车里听着那一阵一阵的声音嗡嗡地传来,依稀也能听清一些对话。

   除了对新官的好奇,也有对新官是否公正廉明充满了期待和质疑。

   很快叶子皓就回来了,马车继续前行。

   周先生和其他人回去府衙继续工作,因为叶子皓说,一路辛苦,今天就不与大家叙话了,明天上午直接带着各自职司与事务汇总,到衙门再叙。

   换言之,新城守大人明天就要正式接管辖下事务,让各下属准备好工作报告。

   除了周先生是新任的,其他人都是上任甚至上上任城守的属官,算是官场老前辈,最是懂得察言观色,周先生混迹其中,表面谦逊受教,实则是观察诸官情况。

   而那些官员表面应和着周先生,私心里同样防备着。

   就算周先生与他们官阶差不多,还是新人,但做为同乡,也会将他与城守划为一路。

   官与官可以相护,但在相护之前,却是相防。

   官场水深,从你涉足时就应清楚,没人了解叶子皓为人如何,周先生也只一路夸其仗义、正直、聪颖、心怀抱负……

   而叶子皓在靖阳以御赐金锭子换取白银之后,捐赠县学、扶持士学、资助家族、帮助乡邻的事迹,也由周先生传到了青华州。

   城北官衙、官宅、官绅、豪门大户多集居于此。

   城守府则是占地最广的,而且四周也与其他宅第分隔,有府卫岗哨,外围也有府兵巡守,一般人想靠近城守府还有些难。

   车马在府卫的引领下,由偏门进入城守府,一路宽敞的车马道,却可以看到高高的围墙相隔,分不清围墙的另一头是什么地方。

   按叶子皓的意思,马车直达正院。

   城守府内格局复杂、小院错落、风景不少,但总体可分为纵深六进,两侧还有两进。

   他们是从衙门前的小广场那一头过来,由偏门进入,第一、二进为前衙,第三进进入垂花门才是后衙范围。

   也以这里为分界线,可以从前面的偏门出入,也可以从东边腰门、西边角门出入,另外还有后门、后侧门供下人出入。

   除了前衙有城守的办公居所,后衙纵横几进还有好几个院落。

   只是此时叶家人无暇细看,他们随车马一路到了中间的正院里,暗暗咋舌这院子也太大了吧?他们坐在马车上都觉得好远。

   叶子皓下了马车就喊带路的府卫:“有管事的人吗?”

   “属下这就去叫伍大人。”领路府卫连忙抱拳说道。

   正在这时,司库主薄伍大人就拿着一副卷轴和一叠清单小跑而来。

   “大人、大人!”伍主薄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匆匆行礼解释。

   “属下去拿府里地形图和一应物件清单、各属下人名单,来迟了,请大人海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