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7_a2054


2021年2月19日 admin 0 Comment

六爷与宁坤搂在一起,还哭哭啼啼?

当听到下人禀报,稍微想象了一下那画面,宗氏脸色当即就耷拉了下来。

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但两个男人搂在一起,绝不会有人夸他们搂的好看,只会说他们不成体统。

先是丫头秀儿,接着是六爷。

宁坤他这是想做什么?被宁脩给附体了吗?不然,怎么突然这么邪乎。

宗氏抬手按按眉心,心里发堵。

本以为宁脩死了,她就见着曙光了,舒坦的日子也就来了。然,事实却是截然相反。

宁脩死了不作她了,却又轮到宁有壮了。过去,宁有壮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但总归是听她的,且跟她统一战线的。可现在,他突然就倒戈叛变了,开始跟他过不去了。

宁脩对她不敬,她装个柔弱,还能博以同情,让宁脩落个不孝的名。

可宁有壮就不同了,他是相公又不是晚辈,宁有壮作她,她只能是忍着,只能命苦了。

宁有壮突然大变,已够让宗氏烦心的了。没想到宁坤也不争气,宁脩死,他不说抓住机会好好表现自己。反而犯起混来了。

他是想让世人都看看,比起宁脩来,他犯起混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?

休闲运动少女活力满满晨跑照

呼!

看宗氏脸色难看,尤嬷嬷轻声道,“奶奶,老奴去将三少爷给叫回来吧。”

宗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只是点点头。

尤嬷嬷看此,快步走了出去。

等到了六爷的院子,就看到大少爷在一旁静坐着,而六爷在对月诵经,三少爷在六爷怀里,挣扎,呜呜!

那画面,尤嬷嬷看到面皮一紧,三少爷那样子就像是被人强迫的小媳妇儿。

尤嬷嬷想着,抬脚正要上前,就看三少爷一个奋力挣扎,六爷突然松手并一丢……

三少爷就这么被丢了出去。

不得不说,六爷那一下子,透出了始乱终弃的气势。

六爷看看宁晔,又看看趴在地上,好似摔疼了正吃呀咧嘴的宁坤,不咸不淡道,“你们走吧,祖父我想静静。”

宁晔听了,眉头几不可见挑了挑,此时不由生出一种被宠幸又遭抛弃的新奇之感。

“怎么?不走吗?”

听言,宁晔当即起身,“孙儿告退。”

说完,快步离开。

宁坤看此,也呲着牙忍着痛,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快步离开的。

走着,心里哀怨,他这是什么命,怎么摊上这么个爷。

“三少爷,大奶奶请你过去一趟。”

听言,宁坤揉着被摔疼的屁股,道,“都这个时辰了,娘叫我过去做什么?难道是……这里的事儿娘都知道了?”

“是。”

宁坤听言,当即感觉嘴里更苦了,这时候去见他娘定然又是被训。

“你跟娘说我屁股疼,这会儿不能去见她,等到明日吧。”说完,快步离开。

而刚走出院子的宁晔,听到宁坤这句话,脚步不由停顿一下,转头看向时安,不紧不慢道,“你说,大奶奶听了尤嬷嬷的回禀会不会多想?”

时安:?

宁晔的话他刚开始还未听明白。可是,想到六爷和三少爷的搂抱,顿时了然。

搂抱过,屁股疼足以令人浮想联翩。

时安:……

大少爷这样算不算是不正经?

不过,如果大少爷想毁了三少爷的话。那这件事,差不多算是够了。

时安正想着,听宁晔问道,“这两日大老爷在庄园表现如何?”

“回大少爷,大老爷表现极好。”

“是吗?说来听听。”

“大老爷每天都对着孙老夫人念经,教她忏悔自己的过错,诵经为儿孙祈福。每天不停歇,这次两天的功夫,孙老夫人已经快被大老爷念的晕头转向了。”

宁晔听了,呵呵一笑,“看来他是真的得了六爷的真传了。”

时安暗暗点头,好像确实如此。

还有那孙老婆子,别的跟老夫人都不同。唯有这一听念经就头昏眼花,简直是一个样儿。

治孙婆子都无需大少爷出马,大老爷一个人就足够了。

……

“哎呦,哎呦……”

听孙老婆子靠在床上,按着头直哎呦,跟在她身边的赵婆子道,“老夫人您还好吧。”

“你看我像是还好的样子吗?你说,这宁有壮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呢?”

赵婆子:“这个,老奴也不知道。”

剃了头,做了和尚竟然开窍了,这是她们没想到的。

“不过,宁有壮若以为这样就能让我离开,那他是太天真,也想的太好了。”

赵婆子听了低头,早就想到了,不达目的势不罢休,这就是此次她们来京城的目的。

……

“言言,你怎么样?”老夫人看着苏言道。

“我挺好,祖母不用担心。”

老夫人点点头,“明天皇上和皇后或会派人来看你。”

“嗯,我有准备,祖母放心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老夫人起身,“你早些歇息吧,我回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言看老夫人离开,起身下床,走到窗边,打开窗子望向外面。

冬天的寒意已渐渐退去,天气逐渐开始暖和了。

冬去春来,时间过的就是这么的快。想想她与宁脩在季家湾第一次相见的事,仿佛还在昨天。

可现在,他人在哪里……

苏言正想着,突然一抹高大的黑影出现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