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2_a2044


2021年2月19日 admin 0 Comment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what?别开玩笑吧?”夏以宁吓得跳起来,眼里带着浓浓的震惊。

   夏悦晴捧着杯子,热水散发出来的袅袅烟雾模糊了她的轮廓。

   她的表情是这么镇定,平静得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。

   但当夏以宁气得将她的杯子抢走,才发现夏悦晴的眼泪,滴滴答答地涌了下来。

   “这……夏悦晴,怎么哭了?”一肚子指责的话,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就跟被扎破的气球一样,彻底偃旗息鼓了。

   夏悦晴抬手摸了摸眼角,才发现自己流泪了。

   “是不是后悔了?”夏以宁咬着唇,小心翼翼地问。

   先不提裴逸庭的万贯家财,就冲着他堪比明星的长相以及能跟男模比肩的身高和身材,就足够让女人对她死心塌地了。

   偏偏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,对夏悦晴好也不爱拈花惹草。

   这种男人,全世界能找出几个来?

   “哎,裴逸庭长得帅,又有钱,对还好。其实,那血缘关系,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嘛……我是支持回头跟他复合的,只要好好跟他解释,我觉得他一定会听进去的。”夏以宁越说,越觉得这个办法好。

   清纯萌妹美女白皙小清新吊带牛仔裤氧气图片

   回头解释?

   夏悦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,浑身颤抖起来。

   “想多了,我没有后悔,更不会回头跟他解释的。”夏悦晴擦了擦眼泪,狠狠压下心头的翻涌。

   对,她不会后悔,分开是对她和裴逸庭最好的选择。

   “!”夏以宁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 “算了,随便吧,不过现在不能吹风,进屋子里躺着吧。”

   夏悦晴确实累了,身心疲惫,甚至在来的路上,她就几次差点倒下。

   她知道自己需要休息,因此没有拒绝夏以宁的话。

   到了房间,夏以宁又问:“有没有吃东西?我去叫个外卖?”

   她是不会做饭的,自然别指望着她给夏悦晴做饭了。

   “不用,我睡一下。”夏悦晴摇头,慢慢闭上眼睛。

   过了一会儿,她听到夏以宁的脚步声慢慢走开,房间里,彻底安静下来。

   安静到只有她的呼吸声。

   一闭上眼,脑袋里就想起裴逸庭愤怒的模样。

   不知不觉,夏悦晴慢慢地睡着了。

   但睡得很不安稳。

   刚刚入睡,她就梦到了裴逸庭。

   梦到他们商量离婚的那一刻,他抛下他的骄傲哀求她别离婚。

   梦里的她是如此冷漠和铁石心肠,她不同意,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。

   终于成功地惹怒了裴逸庭,并让他答应了离婚。

   “夏悦晴,我会让后悔今天做的一切!”临走之前,裴逸庭一字一句地警告她。

   随后,场景切换。

   离婚后的裴逸庭花天酒地,每天报纸和杂志上,都是裴家二爷换新宠的消息。

   他的每一个女伴,胸大腰细腿长。

   没了她的日子,裴逸庭没有颓败,反而过得更加丰富多彩。

   就好像印证了那句话,她夏悦晴什么都不是,少了她,对裴逸庭没有任何影响。

   后来的某一天,离婚很久的她和裴逸庭重逢了。

   她卑微弱小,而裴逸庭却意气风发,挽着他的未婚妻,如同看到一个陌生人一般,对她视而不见。

   每天看到他的绯闻她只是难过,可当裴逸庭拥着他的未婚妻那一刻,她的心就彻底死了。

   好像自己最珍爱的东西,被人抢了过去。

   可再也挽回不了。

   等他走后,她哭得一塌糊涂,眼泪好像河水一样,彻底决堤。

   其他人都嘲笑她,说她活该,说她自作自受,自讨苦吃,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 对,都是她应得的……

   “夏悦晴,醒醒!”

   夏以宁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身体也跟着被人用力摇晃。

   睡梦中的夏悦晴,才慢慢睁开眼睛,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在原来那个床上,而那一切,只是一场梦。

   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她头痛欲裂,慢慢坐了起来。

   明明是一场梦,可那一切,却好像是真的一样。

   他拥着未婚妻经过的时候,那种痛,好像密密麻麻的针狠狠扎到了她的心脏,痛得她窒息。

   “晚上了,起来吃点东西吧。”夏以宁扯了扯嘴角,慢吞吞说。

   晚上了?

   看了看窗外,果然外面一片漆黑。

   夏悦晴摇头,“我不饿,没有胃口。”

   “不饿也要吃,离个婚而已,难不成连命都不要了?”夏以宁呼呼大叫。

   “早知道这样,先前干什么去了?看看现在这样,一幅寻死腻活的样子!”

   夏以宁可不是什么好脾气,一旦发飙了,可不管这是不是她亲姐。

   她没有多少当妹妹的认知,只知道夏悦晴这样是在找死。

   夏悦晴神色恍惚,好似被夏以宁骂醒了一些。

   对呀,离个婚而已,她至于颓废到不想活吗?

   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起来。”

   她扯了扯嘴角,很快打起精神。

   她不会倒下的,她也不会后悔。

   起床后,夏悦晴吃了东西,尽管精神还不太好,但体力多少有所恢复。

   她努力将裴逸庭推出自己的生活和记忆,努力忘记他的存在。

   ——

   裴家。

   原本说好,老太太生日的时候告知她夏悦晴怀孕的消息,而这个消息却提前说破了。

   然而到了生日这一天,夏悦晴甚至连出现都不曾。

   这让老太太有点惊讶,直接跑来问裴逸庭:“小悦这几天是不是还身体不舒服?早知道,这个生日就别办了,来来去去都一个样,还不如在家多陪陪她。”

   裴逸庭薄唇紧抿,冷酷的脸上夹着几分寒霜。

   就好像是一个自动制冷器一样,源源不绝的冷意从他身上发出来。

   “嗯。”

   对于老太太的话,他只回了一个字,简洁有力,甚至是透出一股敷衍的韵味。

   “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?”

   先前没有注意到他不对劲的老太太是人精,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。

   这脸都是黑色的了,肯定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 “没事,妈,李阿姨叫呢。”裴逸庭强忍着情绪,面无表情地转移老太太的注意力。

   这一看,果然是有人找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