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8_a2044


2021年2月20日 admin 0 Comment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徐瑾行觉得有道理,他们走得又累又饿,又没有看到爸爸妈妈,还是回家比较好。

因为怕遇到坏人,两人显得格外小心翼翼。

找不到先前的大门了,就随便从一个小门出去。

站在四通八达的马路旁边,两个小家伙有些茫然。

裴大宝翻了翻自己的小书包,里面已经只剩下一美元了。

“弟弟,那里还有钱吗?”裴大宝有些气馁,合上书包小声问。

徐瑾行闻言,立刻打开书包。

他们对钱没什么概念,也嫌少用到钱。

找了一圈,发现并没有,只有两本漫画。

“没有了。”

裴大宝有些沮丧地耷拉着脑袋,“我们只有一块钱了,不能打车了,怎么办?”

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

“那边有公共电话,我们去打电话给妈妈。”徐瑾行眼尖,看到公共电话亭,快高兴坏了。

裴大宝立刻转过身,顺着弟弟指着的方向看去,果然,有人在哪里打电话。

“太棒了,那现在就去,走。”拉着弟弟的手,裴大宝兴冲冲地跑过去。

他们能清楚地记住宋唯一,裴逸白,和徐老太太的电话。

这一次,他们选择了给宋唯一打电话。

平时黏着她比较多,关键时候,孩子第一个想找的,也是宋唯一。

他们先在电话亭外面看了一会儿观摩,等看的差不多了,裴大宝才压低声音小声说:“弟弟,要用硬币呢,我们没有。”

“去便利店换硬币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说完,又吧嗒吧嗒地往便利店跑,总算是换到了二十五美分的硬币。

两个小家伙满脸紧张地站在电话亭里,小心翼翼地的拿起座机,徐瑾行则是在旁边配合地念着宋唯一的手机号码。

裴大宝的小手指在数字键上一个一个摁着,很快,电话就拨出去了。

“嘟嘟嘟”

两个小家伙的身体并靠着,耳朵贴到了一起,等着听筒里面传来好消息。

电话响了几声之后,宋唯一接了。

两个小家伙听到妈妈的声音,眼眶顿时就红了,异口同声地叫妈妈。

“大宝二宝?是们吗?”宋唯一的脚步猛地停下,下一刻,一抹狂喜疯狂地涌了上来。

“是我们,妈妈,在哪里?”

“妈妈在医院,在找们。告诉妈妈,们在哪里?我这就过去找,不要动。”宋唯一高兴疯了。

她没想到,这个时候,最害怕的时候,竟然能接到孩子的电话。

这说明,孩子没事,对吗?

两个小家伙环顾四周,“我们刚从医院出来,这里是电话亭,妈妈,快来。”

“好,电话亭是吗?哪里附近有什么?跟妈妈说清楚。还有,大宝,电话不要挂断。”

宋唯一语无伦次的叮嘱着,怕电话挂了,自己就听不到孩子的声音,他们会出什么事。

“有一个加油站。”

宋唯一焦急的抬头看向裴逸白:“他们在外面的电话亭,哪个门有电话亭,旁边有加油站的?”

“等一下。”裴逸白立刻用手机查,很快有了答案。

“北门,那边有加油站和电话亭,来,这边。”裴逸白拉着宋唯一的手,顺着医院内的指路牌走。

两个小家伙又听到爸爸的声音,心里更加安定了。

一直在咕咕唧唧地说着话。

宋唯一一刻也等不及,几乎是跑着出来的。

站在北门的门口,果然不远处的电话亭,的两个小身板,那样清晰地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“大宝,二宝。”宋唯一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涌。

没有经历过这种恐慌的人,永远不知道,孩子可能丢掉的那种心情,心脏就跟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,难以呼吸。

听到后面传来她的声音,两个小家伙呆呆的扭过头,隔着电话亭的玻璃,看到了自己的粑粑麻麻。

“吧嗒”一下,手里的电话掉了。

他们一无所觉,飞快的冲了出来,大喊着爸爸妈妈。

宋唯一跑过来,一手抱住一个。“妈妈在这里,爸爸也在这里,们怎么跑出来了?吓死妈妈了。”

两个小家伙也张开口,嚎啕大哭。“坏人说爸爸妈妈被抓起来了,我们要找。”

宋唯一听闻孩子的哭诉,心酸得难以自持。

“以后再也不听坏人的话,只听爸爸妈妈的,好吗?们看,爸爸妈妈不是没事吗?”宋唯一松开孩子的脑袋,两个哭得皱巴巴的带着眼泪的孩子的脸,这才进入他们的视线。

裴逸白的脸上,蓦地沉了下来。

他的大手伸到儿子的下巴,将小小的徐子靳的脸蛋托了起来,上面一个清晰的巴掌印。

因为没有处理,时间有过去了,这会儿原本嫩嫩的小脸,已经肿了一大半。

宋唯一看得惊呆了,她近乎失声地吼了出来。“二宝,的脸……怎么回事?”

那么大的一个巴掌印,简直是触目惊心。

他们一提醒,徐瑾行才觉得脸蛋有些痛。

他眨了眨泪眼朦胧的眼睛,看到妈妈哭得比自己还厉害,正想说没事。

那边,裴大宝气愤不过,大声回答:“是那个坏人,他打了弟弟。爸爸,一定要为弟弟报仇,弟弟受伤了。”

“哪个坏人?到底是谁?”宋唯一气得浑身都在发抖。

这么小的孩子,谁忍心跟他们动手?

她一直认为,就算是再生气,也不能跟孩子动手。

以免他们小小的年纪,被蒙上心里阴影。

她的孩子,她很清楚,绝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。

“小舅妈的爸爸,他们好凶,他们说要把我们关在黑屋子,不给吃饭,不给喝水。”

一提起这些,徐瑾行的眼泪簌簌落下,哭得跟泪人一样。

宋唯一只觉得手颤抖得厉害,转身哭着对裴逸白喊:“凌家的人也太过分了,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吗?他们怎么下得去这个手?这一次,别想这么算了。如果是他们先动手的,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。”

这些年,那些血性,随着嫁人生子,已经冷却了不少。

但这一次,是彻底被凌家的人激怒了。

曾经,她也是以牙还牙的人,宋唯一冷笑。